艺术品拍卖期待,沉船宝藏传说搅动文物江湖

  原标题:上海民间文物公益鉴定机构又增一处,专家:鉴定出来仿品居多

今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业起步20周年,值此之际,第二届上海拍卖宣传周近期在上海市公共资源拍卖中心正式启动。本次宣传周的主题正是公共资源拍卖中心建设成就和20年来上海文物艺术品拍卖成果展示。

  来源:澎湃新闻网

  记者从上海市文保中心获悉,自上海去年开展民间收藏文物公益鉴定咨询工作以来,上海文物商店、朵云轩集团、上海市收藏协会三家试点机构已接待近万人次咨询,鉴定藏品3万余件。因咨询需求居高不下,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上海市文保中心”)新增为又一家民间收藏文物公益鉴定咨询机构。

与文物艺术品拍卖同步,上海是我国综合性拍卖最具影响力的城市。2011年,申城率先运用网络同步拍卖等新方式,建设拍卖公共服务平台,营造了更加高效、透明的拍卖环境,成为行业典范。拿上海市公共资源拍卖中心来说,运行半年多来,举行拍卖会270余场,超过21亿元的司法强制执行和海关罚没物资得以有效处置。

  澎湃新闻记者 戴高城 

  6月9日,在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之际,上海市文保中心在岳阳路48号开展了首次民间收藏文物鉴定咨询活动。

不过,虽然从1992年内地首家艺术品拍卖公司在沪诞生开始,20年间,以”海派文化”为代表的上海艺术品拍卖逐步走向规范与成熟,为丰富市民投资收藏渠道、活跃文化市场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上海拍卖宣传周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艺委会主任承载表示,”2011年上海艺术品拍卖成交额为61.2亿元,较2010年的34.2亿元和2009年的16.7亿元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可是他同时坦言,2011年整个上海艺术品拍卖业的成交额,还不如北京一家拍卖行一年的成交额。

  一个从未经官方证实的南海沉船宝藏传说,至今仍在海南地下文物市场搅动波澜。

  专家经过现场鉴定发现,大部分市民拿来鉴定的藏品都是仿品,从外面买来的仿制比例较高,从家里长辈那里继承下来的仿制比例低一些。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北京艺术品拍卖的总成交额达到514.8亿元,”京强沪弱”已经是艺术品拍卖不争的事实。虽然申城在本世纪初出现过像上海敬华这样曾经在拍卖界叱咤风云的机构,但时过境迁,今天的上海艺术品拍卖,无论是单件拍品的成交额,还是总体的成交额,都远远低于北京,甚至连目前正在兴起的浙江艺术品拍卖市场,也大有追赶之势。

  据海南当地收藏圈人士讲述,2015年底,海南省海口市文物圈开始流传出一个消息:一艘当年运输八国联军抢来的清朝宝藏的沉船,在南海西沙海域被渔民发现。随后,大量“海捞”(文物圈对海底打捞的文物的简称)开始在市面出现。

  张家港市民:专程开车前来,希望“这种活动多办办”

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承载认为,这首先与北京和上海的文化氛围差异有着很大的关系。北京聚集着大量的企业和资金,因此对于艺术品的需求远远大于上海,加上国外大企业和不少国内有实力的民营企业早已把投资艺术品作为提升企业文化、规避资金风险的一种有效手段,使得北京的艺术品成交额大大领先于其他地方。其次,北京的一些大型集团公司往往拥有拍卖行和艺术品经营公司,政府有关部门在引导文物海外回流,进入国家有关机构收藏方面,常会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这无疑大大提升了拍卖机构的积极性,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北京的艺术品拍卖成交大幅提升。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些所谓海底打捞的文物仍在不断“出水”,但价格早已跌成白菜价:

图片 1上海市文保中心门口的市民排起长队。胡巍 供图
到了咨询时间,上海市文保中心门口的市民排起长队,他们多数表示,自己是在电视上或网络上了解到这次活动。此次咨询活动鉴定门类分别为:瓷器、玉器和钱币。咨询室内,三位相关领域的专家为市民提供服务,他们分别是上海博物馆陶瓷研究部研究员周丽丽、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副研究员王正书、上海钱币学会常务理事周延龄。

事实上,艺术品拍卖额的高低,也是文化竞争力强弱的一个展现。对此,承载呼吁有关部门能够尽早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使得上海的艺术品拍卖”东山再起”,同时也更期待着”上海价格”能够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一个标杆。

  刘益谦2.8亿拍下的明成化鸡缸杯,这里卖3万一件。

 

令人欣慰的是,从已经举行的2012年春季艺术品拍卖市场来看,两地的差距正在明显减小。

  供有舍利、镶满宝石的金塔,这里售价不到20万。

图片 2

故事

  重达22斤的乾隆金印,这里售价20多万元。

 

朵云轩见证艺术品拍卖20年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随一名海南省海口市收藏家,两次暗访了买卖“海捞”过程,尽管来自潭门(位于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据称是这里的渔民发现了沉船)的“渔民”开价4万元左右,但讨价还价之后,最后每件“海捞”的成交价基本在1万元左右。

在上海市文保中心提供鉴定咨询服务的三位专家介绍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摄
来自张家港的张先生带着自己收藏的两个瓷碗前来鉴定,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玩收藏已有十来年,花费了近十万,但自己属于外行,并不懂门道。
“两个瓷碗花了几千块,之前在一家私人鉴定机构鉴定过,说是真的(文物),值几万块。”张先生说,当时鉴定费是按鉴定物品价值的一定比例收取的,“后来那家机构好像是被查了,东西拿回来,鉴定费没退。”这次他专程开车来上海,想鉴定清楚这两件藏品。

在第二届上海拍卖宣传周期间,上海90多家拍卖企业将推出一系列特色服务,市民可就近参加各类文物艺术品、房地产、机动车、民品等拍卖活动,同时也可就关心的问题向拍卖企业进行咨询。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艺术品拍卖业20年的风云故事,则是由上海朵云轩于1992年在香港举办的一场不经意的拍卖拉开帷幕的,因此,今年也恰逢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拍卖20周年。

  按照圈内一位人士估计,目前海南当地至少出水了5万件“海捞”,但真假不好说。

 

“一直以来,上海朵云轩的强项是旧书画和碑帖经营。1960年以后,朵云轩大量征集民间书画,数量和质量都是一流的。征集来的书画分成三部分:一是自己建立馆藏。保存了一批非卖的东西,价值连城。二是捐赠给国家机构。故宫、历史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辽宁省博物馆都曾调用朵云轩的藏品。三是卖出去。但当时,朵云轩规模小,利润少,如何找到一种新的营销方式,成了当时朵云轩考虑得最多的问题。”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的创办人祝君波表示,”这个为了朵云轩的生存和发展,结果却改变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格局。”

  海南省文物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经过我们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全是假的,仿得水平很低,都是些地摊货。”

图片 3

1992年,朵云轩与香港永成拍卖公司合作,在港举行朵云轩的首场拍卖,据祝君波回忆,”当时的拍卖也拍出了一些高潮,杨善深的《翠屏佳选》画一对孔雀栖息在石榴树上,工写结合,形神兼备,以77万港币成交。齐白石的《双鸭图》起拍6万,成交16万港币,为张宗宪购得。而今,该画可卖800万港币。另一幅溥儒山水四条屏估价10万,成交18万港币。最高价为318号拍品—高奇峰的《猴子图》,估价35万,成交价为82.5万港币,这在当时已是令人惊奇的天价了。”

  多名当地的收藏家则仍然坚信自己的眼光,不少人为此已经付出数千万元。

 

如今,二十年过去,中国拍卖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景象。据悉,上海朵云轩2012年春拍将于7月10日至12日在上海四季酒店举行,此次春拍共有2440余件作品上拍,有19个特色专场。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海派精品、名家小品、精品成扇、当代海派书画、当代海派名家篆刻、名家篆刻印谱、金石缘书画、名家翰墨图册、古籍善本、瓷器杂项、双雅楼铜墨盒、当代艺术和油画雕塑等专场将一一登台亮相。

  但鉴于出水的“文物”规格越来越高,当地不少藏家正越发不安起来:要么这就是一场史上最大的文物倒卖案,要么就是一场制假售假大案。

文物鉴定咨询现场,周丽丽为市民普及瓷器知识。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摄
周丽丽拿起瓷碗,观察其釉、花纹、图案、碗底……她告诉张先生,两个瓷碗均是现代仿宋瓷器。“这两个瓷碗的釉非常新,花纹及婴孩图案也不符合古代审美,综合来看也不算是很好的仿制品。”
确认了藏品的真假之后,张先生表示,以后不会随便收藏了,同时希望“这种活动多办办”。

其中,为纪念拍卖20周年,朵云轩此次有意征集其旧藏与历届朵云轩拍品,如著录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的沈荃的《行楷书临太冲叙》,即为朵云轩旧藏,其书法精湛且来源可靠;又如古代绘画中,何澄、文嘉、八大山人等大师作品同样光辉熠熠,更为巧合的是,八大山人散落在民间的两件大幅鹰图《古槎双鹰》与《独立虬枝》,此次也将重聚朵云轩拍场。

图片 4在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海捞”生意很早就存在。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林 图

 

理财

  “海捞”现世:那时候跟抢一样,生怕没有了

 

艺术品投资需防六大陷阱

  在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海捞”生意很早就存在。

图片 5

据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负责人介绍,本次宣传周旨在进一步传播拍卖知识,让更多市民了解上海的拍卖市场、了解上海的文物艺术品拍卖。为此,在宣传周期间,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专门设立咨询服务台,展出申城文物艺术品拍卖的一些经典之作,并向市民发放”如何参加拍卖”等宣传册。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潭门一户渔民家看到,他家专门有个房子用来存放“海捞”,在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房子里,三个货架上摆放着像酒杯、碗、酒壶之类的瓷器,还有钱币、铁器等各种所谓“海捞”。地上还放着几筐碎了的瓷器,架子上面则放着各式礼品盒,以供客人挑选后包装用。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个人财富的不断增长和艺术品市场的日益繁荣,越来越多的中国百姓加入了艺术品收藏大军。对此,承载指出,艺术品投资不仅需要拥有一定的知识和修养,更应具备敏锐的眼光。尤其当下的艺术品市场存在诸多陷阱,藏家更需小心提防。

  据该渔民介绍,这些瓷器均是“贸易瓷”(当时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船,以民窑为主),价值并不高,据他说,“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官窑的东西。”

文物鉴定咨询现场,周延龄在记录藏品情况。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摄
专家:市民的藏品以仿品居多
周丽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大部分市民拿来鉴定的藏品都是仿品,尤其是从外面买来的,仿制的比例较高;相对而言,从家里长辈那里继承下来的藏品,仿制比例低一些。
同时,仿制品也有优劣之分,一位年轻市民带来的两件瓷器也被周丽丽鉴定为仿制瓷器,但她认为,其中一件瓷瓶工艺细腻,造型优美,放在家里装饰也很好。该市民坦言,当初花了3000元买了这件瓷器,周丽丽表示这个价格还算适合的。
瓷器、玉器、钱币鉴定同时如火如荼地进行。另一位老年市民带来了一个玉石挂件和一件瓷器,分别向王正书和周丽丽咨询。他说,玉石挂件是母亲送给自己的,瓷器是自己在地摊上花15块钱买的。

警惕”假书”为了给赝品安上一个”假身份”,一些造假、贩假者常常通过非正规渠道编印非法出版物,将赝品与真品混杂在一起,博取收藏投资者的信任,然后高价售出、谋取暴利。

  这两年自媒体兴起后,这里的故事开始向圈外传播。

 

少听”故事”艺术品收藏讲究流传有序,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一些人在推荐藏品时往往会讲述甚至编造一些奇妙的故事,如由某个时代流传至今、由某著名收藏家鉴定等等。这些”故事”仅可供参考,而不能作为购买艺术品的依据。

  2015年年底,海口市一位周姓古玩店老板,在其微信公众号的一篇里,展示了一件渔民捞到的东西,据说是一艘沉船“发动机上的带字铜牌”,以及部分船上使用的家具铜构件,从英文上看,系“英国东印度公司”所有。

图片 6

谨慎对待作品关联人的鉴定结论眼下的艺术品市场上,一些艺术家及其亲属或其他相关联人会出于某种目的,将假作真或真作假。对于此类艺术品鉴定,投资者要慎之又慎,切勿轻信盲从。

  这篇文章更延伸称,该沉船极有可能是当年八国联军抢了清朝宝藏后,将宝物运回印度时遭遇风暴后沉掉的。随后该文章展示了一批据称从沉船里打捞的文物,这在海口文物圈里引发广泛关注。

 

警惕”天价鉴定”部分文化机构利用藏家”藏有所值”的心态,安排所谓”鉴定专家”为其鉴定藏品,随后报出诱人的参考价格引诱藏家签订委托拍卖的合同,以骗取服务费。事实上,拍卖公司主持的文物艺术品拍卖虽然也有鉴定环节,但一般而言,其鉴定目的仅仅是为了确定标的是否能达到拍卖要求。

  这名周姓老板的老家正是琼海市潭门镇。他也是最早在海口贩卖这些所谓海捞的老板之一。

王正书为市民讲解玉器。  胡巍 供图
王正书用专业手电打光,从正面、反面、侧面仔细观察了玉石的纹路、质地、图案,最终告诉这位市民,这是一件白玉挂件,时间应为清朝至民国,品相好,挂件上的图案是“刘海戏金蟾”。此前,周丽丽已鉴定其带来的瓷器为现代仿制品。完成咨询后,这位上了年纪的市民把挂件又戴回颈间,笑眯眯地走了。
王正书从去年开始便在朵云轩集团为市民提供公益咨询服务。和周丽丽一样,不论市民带来的藏品是否为仿制,他都会跟市民解释说明清楚藏品的基本情况。
公益鉴定应民间“收藏热”而生
事实上,早在4月25日的“市民政务通-2018民生访谈”节目中,上海市文广局局长于秀芬已透露了6月9日的服务点增设。
近年来,随着民间“收藏热”的不断升温,诈骗公司收取高额鉴定服务费、开具不具有权威性的鉴定证书等现象层出不穷。在此背景下,公益鉴定咨询服务,旨在规范文物鉴定咨询机构的鉴定咨询行为,维护文物鉴定市场秩序。
上海市文物局文物保护管理处副处长、国家文物责任鉴定员胡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去年3家试点机构反映良好,没有接到过投诉,民众对文物鉴定的需求很高。
“鉴定开展以来有一个过渡时期,”胡巍说,刚开始的时候,市民拿来鉴定的藏品真品率相对较低,可能还不到10%,“当我们的服务工作相对深入、长期、固定以后,取得了市民信任,他们会逐渐把一些相对好的东西再送来(鉴定)。”
胡巍还介绍,上海市文保中心在2016年被国家文物局指定为涉案文物鉴定评估机构,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为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上海管理处,“我们的场地、专家和单位工作人员提供的服务是专业并且优质高效的。”
今后,上海市文保中心将开展常态化的鉴定咨询服务,普及文物收藏知识,为民间文物收藏向良性发展搭建平台,时间为每周二13:30-15:30。此外,上海市收藏协会、朵云轩集团、上海文物商店三家机构分别仍在每周一、三、四下午提供公益鉴定服务。鉴定咨询不收取任何费用,市民委托鉴定时需要出示有效身份证件,本市和外地人士都可。

警惕拍卖会前滥收服务费用一些运作不规范的拍卖公司,在艺术品拍卖前会向委托人收取鉴定费、评估费、宣传费、图录费、保管费等诸多费用。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徐勉之表示,按照国内拍卖行业的惯例,拍卖公司只在拍卖后向委托人收取一定比例的成本费,大多数公司则承诺拍卖未成交不收费。从海外市场来看,拍卖公司也没有事先收取服务费的惯例。由此,若有公司在拍卖前提出收取鉴定费、评估费、图录费等,藏家需对此保持警惕,并可向工商部门投诉。

  海口市收藏人士周泽师(应采访者要求系化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激动的心情,毕竟一个收藏家可能一生都难得碰到一件官窑,尽管也有怀疑,但在周某某店里看到那些极其精美的官窑瓷器后,包括唐三彩、宋朝五大官窑、元青花、明成化斗彩杯等瓷器,价格也就5万到8万一件,那时候跟抢一样,生怕没有了。

 

警惕非法拍卖会通过拍卖方式买卖艺术品时,委托人或竞买人应选择具有拍卖资质的拍卖企业,若为文物,则应选择具备文物拍卖资质的企业,依法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对于一些所谓文化公司、咨询公司等不具备拍卖资质的机构作出的”帮助拍卖”的宣传和承诺,以及一些非法的拍卖会,投资者需提高警惕。

图片 7海口收藏人士周泽师(化名)购买的大量所谓“成化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