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更有可能伴你入梦,看上去不美的疯妇人

人类了解自我的过程,总是在不断成熟的,虽然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倒退,但总的来说,还是进步到了今天,这在医学的发展上尤其明显。

图片 1

图片 2

过去很多疾病视为恶灵附身,随着显微镜、抗生素、麻醉和手术的发明,现在都已经不再神秘。人类平均寿命延长到现在的范围,在过去不可想象。然而,生命质量的决定因素,是决定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心理和精神生活状态,而不是绝对长度,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Insane
Woman (La Monomane de l’envie), Théodore Géricault, 1822, Oil Painting,
72 x 58 cm, Musée des Beaux-Arts de Lyon, Lyon

Insane
Woman (La Monomane de l’envie), Théodore Géricault, 1822, Oil Painting,
72 x 58 cm, Musée des Beaux-Arts de Lyon, Lyon

问题是,我们对于自己心理、精神和意识的了解,远远没有达到身体的程度。世界上最早有关人体解剖的记录,出现在公元前1600年的埃及,3000
年之后出版的《人体构造》,作者维萨里斯(Vesalius)已经可以准确标明人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每一个器官。人类精神研究的鼻祖,是二十世纪初的弗洛伊德,到现在一百多年时间。意识的主要来源——大脑,我们能够给出的命名只有十来个。

疯妇人,西奥多·杰里科,1822年,布面油画,72 x 58厘米,法国里昂美术馆

疯妇人,西奥多·杰里科,1822年,布面油画,72 x 58厘米,法国里昂美术馆

生理层面的肉体看得见、摸得着,心理层面的精神却无法直接观察,现在最先进的医学造影,不过是用间接的方法,观察模糊的图象,分析某些刺激在大脑中引发的反应,至于神经元之间的互动到底是怎么一个机制,我们如何构建短期和长期记忆,背后的化学反应和物理作用的具体过程,说不清楚。

这样的老妇人,如她的年纪,本来应该是看透世事、温良恭俭、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但是她,嘴角后撤,两只不一样大小的眼睛血红,仿佛斗牛场里那被挑逗起来的猛畜。谁敢冒犯她,那两片薄薄的嘴唇里,不知道会吐出什么样的恶言恶语。

这样的老妇人,如她的年纪,本来应该是看透世事、温良恭俭、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但是她,嘴角后撤,两只不一样大小的眼睛血红,仿佛斗牛场里那被挑逗起来的猛畜。谁敢冒犯她,那两片薄薄的嘴唇里,不知道会吐出什么样的恶言恶语。

所以,如果有人想直接奴役、伤害我们的身体,除非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拿枪逼着我们,否则不可能。他们只能从心理、精神或者意识入手,去操控别人。也就是说:由于我们客观上不够了解心理、精神和意识运作的运作机制,导致某些人主观上故意(或者无意识地)操纵了我们。

一身破烂的衣服,一层裹一层,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不知道已经穿了多久。泥土色的外衣跟背景几乎融合在一起,大概两米开外就能闻到她的味道,而且肯定不只有泥土的味道。那时候的人本来就不怎么洗澡,香水这东西,就是为了遮掩人身上和街道上的臭味,但她大概是买不起、也不会去买的。

一身破烂的衣服,一层裹一层,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不知道已经穿了多久。泥土色的外衣跟背景几乎融合在一起,大概两米开外就能闻到她的味道,而且肯定不只有泥土的味道。那时候的人本来就不怎么洗澡,香水这东西,就是为了遮掩人身上和街道上的臭味,但她大概是买不起、也不会去买的。

纳粹主义、消费主义、xx
主义,很多“主义”都是要警惕的。所谓“主义”,必然有体系和架构,它们都要建立在某些特定社会基础和时代背景之上。社会和时代的变化无人能挡,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主义”了。谈论或者应用某种“主义”时,也就必须先要考虑社会基础和时代背景。

这是一幅不一样的肖像画,画家杰里科用白色的包头巾和红色的衣领突出她的脸,又构成了一把匕首,她的眼神就是锋利的刀刃,眼瞳中、脑门上寒光闪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了晚上恐怕要做噩梦。而画家的视角似乎有意要让观者站得比她稍高一些,仿佛是让我们和画家一起俯视她。可是这里隐含着一个问题:我们真得可以俯视她吗?在理性的启蒙时代,也许可以。到了杰里科所在的浪漫主义时期,情感和激情又得到了重视。在这幅画创作前的1819年,杰里科自己也遭遇了精神崩溃。在他而言,这幅画中必然有他自己的体验。到了二十世纪,有一个绘画流派叫“自动主义”(automatism),主张艺术家要表现不受理性控制的、潜意识甚至无意识的创造力。所以,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真得可以俯视她吗?

这是一幅不一样的肖像画,画家杰里科用白色的包头巾和红色的衣领突出她的脸,又构成了一把匕首,她的眼神就是锋利的刀刃,眼瞳中、脑门上寒光闪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了晚上恐怕要做噩梦。而画家的视角似乎有意要让观者站得比她稍高一些,仿佛是让我们和画家一起俯视她。可是这里隐含着一个问题:我们真得可以俯视她吗?在理性的启蒙时代,也许可以。到了杰里科所在的浪漫主义时期,情感和激情又得到了重视。在这幅画创作前的1819年,杰里科自己也遭遇了精神崩溃。在他而言,这幅画中必然有他自己的体验。到了二十世纪,有一个绘画流派叫“自动主义”(automatism),主张艺术家要表现不受理性控制的、潜意识甚至无意识的创造力。所以,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真得可以俯视她吗?

如果把“主义”看做宏观人群层面的控制,那么“精神病”就是对少数人的暴政了。艺术君想给大家介绍一组漫画《我妈是个精神病》,来自加拿大漫画家切斯特·布朗(Chester
Brown),他引用一系列学者的观点,列举了“精神病”这个词的历史来源和精神病学的不断发展和变化。看完之后,相信你在使用“精神病”或者“疯”这两个词的时候会更加慎重。

接下来的几天,艺术君会尝试回答这个问题,所谓的“疯狂”,可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中渗透着权力和大众的共谋,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文化。

接下来的几天,艺术君会尝试回答这个问题,所谓的“疯狂”,可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中渗透着权力和大众的共谋,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文化。

艺术君想特别强调:比起有意或者无意的“精神病”定义更恶劣的是,在某些地方,某些人为了直接奴役我们,要给我们扣上“精神病”的帽子,藉此欺骗不了解内情的人,从而达到直接奴役、伤害我们中某些人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被精神病”。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只在电影《换子疑云》中出现……

这不是一幅“看上去很美”的肖像画,没有精美的白色蕾丝,没有根根分明的奢华皮件,没有耀眼的珍珠首饰,却比很多有那些元素的肖像更让人难以忘怀。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特别扎眼,不想多看。在《乐之本事:古典乐聆赏入门》中,作者焦元溥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这不是一幅“看上去很美”的肖像画,没有精美的白色蕾丝,没有根根分明的奢华皮件,没有耀眼的珍珠首饰,却比很多有那些元素的肖像更让人难以忘怀。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特别扎眼,不想多看。在《乐之本事:古典乐聆赏入门》中,作者焦元溥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图片 3

有次我在课堂上播放了贝里奥(Luciano
Berio,1925—2003)写给长号的《模进五》影片(此曲是音乐加上戏剧动作,两者理当一起欣赏)。过了几周,突然有学生来信询问影片资料,希望能够再次欣赏。“老实说,课堂上看的时候实在不喜欢,只想看过去就算了。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周来念念不忘,脑中不断出现的,居然是这首曲子!啊,非得再看一次…”

有次我在课堂上播放了贝里奥(Luciano
Berio,1925—2003)写给长号的《模进五》影片(此曲是音乐加上戏剧动作,两者理当一起欣赏)。过了几周,突然有学生来信询问影片资料,希望能够再次欣赏。“老实说,课堂上看的时候实在不喜欢,只想看过去就算了。可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周来念念不忘,脑中不断出现的,居然是这首曲子!啊,非得再看一次…”

举个例子。漫画中简要提到西方主流社会和文化了解同性恋的过程,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瞧,精神病还有名册),到2015年,同性恋婚姻已经在美国实现合法化。回来看看我们身边,很多大学教材还将同性恋视为“病态”,与恋童癖、异装癖一起视为心理疾病,甚至有些教材还明确说明要用电击、呕吐的方法“治疗”同性恋……

没错,有些艺术作品第一眼就是不让人喜欢,却能让人念念不忘。画出《梅杜莎之筏》的杰里科,就是在用这样的一系列作品,刻画人性的深度和心理的复杂,让看到画的每个人都能恭心自问:

没错,有些艺术作品第一眼就是不让人喜欢,却能让人念念不忘。画出《梅杜莎之筏》的杰里科,就是在用这样的一系列作品,刻画人性的深度和心理的复杂,让看到画的每个人都能恭心自问:

一个叫秋白的女大学生,看到这个问题,开始向国家出版总署、广东省教育厅举报,与错误、荒谬的理论、观念抗争。艺术君翻译这组漫画,也是抱有同样的心态,当然,比起秋白的付出,艺术君深感惭愧,在此向秋白、以及其他和她一样为纠正错误观念不懈努力的人致敬。

我是不是有某个瞬间,跟她一样?

我是不是有某个瞬间,跟她一样?

图片 4《我妈是个精神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大脑的器官疾病。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当今社会中,很多人都是这个看法: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精神疾患。

 

 

图片 5这个看法可以追随到埃米尔·克雷佩林和尤金·布鲁勒。

图片 6

图片 7

我是埃米尔·克雷佩林,1898年,我发现了一种新的疾病,我称其为“早发性痴呆”(dementia
praecox)。

图片 8

图片 9

我是尤金·布鲁勒,1911年,我闯入克雷佩林的地盘,给“早发性痴呆”起了个新名字,我称其为“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图片 10

图片 11

注:埃米尔·克雷佩林 (Emil
Kraepelin,1856-1926),德国精神病学家,现代精神病学的创始人。克雷佩林以精神病病原学的研究而著称。他是人格测验的先驱,最早用自由联想测验来诊断精神病人。精神官能症(neuroses)、精神病(psychoses)、阿兹海默症等专有名词都为他命名。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保罗·尤金·布鲁勒(Paul Eugen
Bleuler,1857-1939)是一位瑞士精神病学家。他以对精神病的研究和创造“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一词而知名。

Like this:

Like Loading…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12我相信“精神分裂症”源于大脑的病理学、解剖学或是化学物质分泌紊乱造成的。

为什么我们要重视克雷佩林和布鲁勒的想法?【托马斯·沙茨】

为什么……一说到精神分裂症,精神病学家还继续看重克雷佩林和布鲁勒的理念?

注:托马斯·沙茨(Thomas
Szasz,1920-2012),出生于匈牙利的美国精神病学家,“反精神病学”运动的代表人物,代表作《精神疾病的神话》,1961年初版,1974年再版。坚决主张精神疾病与不合习俗的行为不一定是疾病或犯罪。其强硬和过分极端的批评有助于引起社会重视以改善精神疾病患者的地位和待遇。

图片 13为什么他们不考虑这样的事实:克雷佩林和布鲁勒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可以支持他们的想法?

克雷佩林和布鲁勒没有发现让自己成名的病症,他们发明了这些病症。

在《理解精神分裂症》这本小册子中(这是由加拿大安大略健康部最近出版的),精神分裂症有以下迹象和症状:

图片 14你会发现:这些“迹象和症状”与一个人的想法和行为有关。

① 妄想 ② 幻觉 ③ 思维混乱 ④ 缺少积极性 ⑤ 情感反应匮乏

比起在胸上发现一个肿块或是咳血,这可是两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