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欲三部曲,昨晚艺术君都讲了哪些作品

上一集中,我们看到了宙斯的第一变:白色小公牛。今天来看第二变:天鹅。

《威尼斯与威尼斯画派》展览,艺术君之前单独介绍了其中的一幅作品《海神向威尼斯馈赠礼物》,今天再简单聊几幅有趣的、艺术君自己有感觉的作品。如果能让你觉得有趣味,不妨去国博看看。30块门票,再加上3、4次安检,付出这些代价,在我看来算是值回票价。

昨晚,艺术君在“气质大自然宇宙群”微信群里进行了分享,题目为《艺术搭台,植物唱戏——试论西方艺术中植物的主配角转换》,时间长达两个半小时,拉拉杂杂聊了很多东西,也给大家看了很多作品。具体内容,群里面的
@彩七 同学还在辛苦整理中,今天先给大家看看艺术君列举的那些作品吧。

今天重点要讲的这幅《丽达与天鹅》,来自16世纪意大利画家乔万尼·弗朗切斯科·梅尔茨(Giovanni
Francesco Melzi),是他临摹达芬奇原作的成果,现藏佛罗伦萨乌菲奇美术馆。

这不是给国博做广告,艺术君一直觉得现在所谓的国博,完全是愚蠢的权力意志的胜利,在设计上充满了傲慢、愚昧和无知,不过时间会让这样的建筑变为残垣断壁,只有其中的艺术品可以流芳百世。

图片 1

图片 2

第一幅:《亚当和夏娃》

《一片草地》 by 丢勒

丽达是斯巴达王廷达瑞俄斯的太太,宙斯艳羡她的美貌,变身为天鹅,与她交合。此后,丽达产下两个蛋,一个蛋里是一对双胞胎男孩儿: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长大后,这两个优秀的猎手作为阿尔戈英雄的成员,曾和伊阿宋一起寻找金羊毛,后来成为天上的双子座。

图片 3

图片 4

另一个蛋裂开后,爬出来一对双胞胎女孩儿,一个是引发特洛伊战争的海伦,另一个是克吕泰斯厄斯特拉,她是阿伽门农的妻子。在特洛伊战争中,阿伽门农是希腊联军的统帅,当她和特洛伊人鏖战之时,克吕泰斯厄斯特拉却跟情夫混在一起,统治阿伽门农的国——迈锡尼。阿伽门农得胜归来后,她设计杀死了自己的丈夫。

拉扎罗•巴斯蒂亚尼的助理(威尼斯人,活跃于十五世纪末期),十五世纪末期,木板蛋彩画,122厘米
x 64厘米,威尼斯,科雷尔博物馆

《埃及内巴蒙墓穴壁画》

按照这些古老传说的逻辑:如果没有宙斯和丽达的风流韵事,也就没有海伦和克吕泰斯厄斯特拉;如果没有这对双胞胎姊妹,也就不会有绵延多年的战火和弑夫的惨剧。因此,才有了叶慈的这首《丽达与天鹅》:

这幅画没有找到高清版本,只有上面这张小小的黑白图片。

图片 5

猝然一攫:巨翼犹兀自拍动,
扇着欲坠的少女,他用黑蹼
摩挲她双股,含她的后颈在喙中,
且拥她捂住的乳房在他的胸脯。

惊骇而含糊的手指怎能推拒,
她松弛的股间,那羽化的宠幸?
白热的冲刺下,那扑倒的凡躯
怎能不感到那跳动的神异的心?

腰际一阵颤抖,从此便种下
败壁颓垣,屋顶和城楼焚毁,
而亚加曼侬死去。
就这样被抓,
被自天而降的暴力所凌驾,
她可曾就神力汲神的智慧,
乘那冷漠之喙尚未将她放下?

论画功,称不上好,亚当和夏娃的身躯更谈不上健美,更像是上帝刚刚学着造人时毛手毛脚的产物。其特色之处在于:以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的作品,一般都会看到那条象征诱惑的蛇,可是这幅画里面毫无踪影,而且更有趣的是:两人中间那棵树,不知道是不是智慧树?为什么上面结满了……

希腊奥林匹亚宙斯神庙

在上面余光中翻译的版本中,“亚加曼侬”就是阿伽门农。

天使?

图片 6

当然了,将国破家亡的罪过都推在“红颜祸水”身上,这是东西方古老文化中共有的“特质”,也许叫“劣根性”更好一些。男权社会中,掌权的雄性总要想办法为自己的权力欲望寻找替罪羊,怪罪到无法还手、不能还口的女性身上,多省事。

第二幅:《乔瓦尼•莫切尼克公爵的肖像》

宙斯神庙的柯林斯式柱头

故事背景说完了,来看这幅画。

图片 7

图片 8

背景中,怪石嶙峋,奇树斜生——这是典型的意大利式风景。

真蒂莱•贝利尼(威尼斯人,约生于1429年,卒于1507年),约1479年,木板蛋彩画,62.5厘米
x 45.5厘米,威尼斯,科雷尔博物馆

《采花的时序女神》,罗马时期

图片 9

贝利尼的肖像画精密、稳重、典雅,却又不失潇洒和生动,流畅的线条总让艺术君想起唐人吴道子笔下的神仙。当初,奥斯曼帝国的穆罕默德二世,视威尼斯如眼中钉肉中刺,都要请他来为自己作肖像。

图片 10

比如达芬奇的另一幅作品《岩间圣母》,该作品现藏卢浮宫。

不过贝利尼的作品在国内很少有机会看到,此次能看到这幅真迹,相当难得。画中威尼斯公爵帽子上和领子上的装饰花纹,那种质感,过目难忘。

《春》by 波提切利

图片 11

第三幅:《丽达与天鹅》

图片 12

再看贝利尼的《狂喜的圣方济》。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雅各布•丁托列托(威尼斯人,生于1519年,卒于1594年),约1550-1560年,布面油画,147.5厘米
x 147.5厘米,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上为《爱的寓言》系列,by 委罗内塞

这些石头最奇怪的特点是:它们的摆放大都横平竖直,就像6000年前、公元前4000年前后的巨石阵,是有人刻意为之。

丁托列托的代表作之一,画作主题还是那个色心荡漾宇宙的众神之神宙斯,他看到斯巴达国王的妻子丽达沐浴,于是化身天鹅引诱她。

图片 16

图片 17

该作品来自佛罗伦萨的乌菲奇美术馆。

图片 18

不过,迄今为止,巨石阵是如何建造出来的,现在还是未解之谜。而达芬奇这样的意大利式风景,是画家一笔笔画出来的。

丁托列托的画,总像是iPhone
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用了自带的“褪色”滤镜,有种“拙劣”的做作。此次展出 4
件丁托列托的作品,当然这是代表作。画中暗淡的红色和墨绿色以及上面的高光,几乎成了丁托列托的签名,在其他画中也能看到。不过他对于人体的掌握还是没得挑。

图片 19

回过来看这幅《丽达与天鹅》的临摹之作。

第四幅:《维纳斯与墨丘利把厄洛斯和安忒洛斯介绍给宙斯》

图片 20

丽达身后的各种树木,她面前的、还有她手里拿的众多花草,都是达芬奇对现实世界中真实植物的翔实刻画,它们不但美丽,而且在科学上也是极尽准确。他总是向学生强调准确描绘自然有多么重要:

图片 21

上为贝尼尼的《阿波罗与达芙妮》

身为画家,你应该知道:如果不能精准模仿自然界中的所有形式,你就做得不够好,不能成为大师。

委罗内塞(维罗纳人,生于1528年,卒于1588年),1560-1565年,布面油画,150厘米
x 241厘米,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品号:1890, n. 9942

图片 22

正因如此,这幅藏于伦敦国立美术馆的《岩间圣母》,由于植物学家发现其中的黄水仙等植物不够精确,不及卢浮宫那一幅,现在有人认为它不是达芬奇的作品。

艺术君喜欢委罗内塞多过丁托列托,主要是他的色彩和氛围更对我的胃口,没有“霉味”。当然,你要是喜欢丁托列托,艺术君也没意见,欣赏艺术作品本来就是个人化的事情。

《岩间圣母》 by 达芬奇,卢浮宫版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