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皇家赌场:十大忠臣,多铎怎么死的

134.史可法

134.史可法

史可法(公元1601-1645年),明末政治家,军事家。字宪之,又字道邻,汉族,顺天大兴(今北京)籍,河南祥符(今河南开封)人。崇祯元年(1628年)进士。1644年李自成攻占北京,马士英等拥立福王于南京,授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后以史可法为兵部尚书,督师扬州。清摄政王多尔衮劝降,史可法《复多尔衮书》拒绝,不卑不亢,流传万世。清兵大举南下,史可法由扬州至白洋河部署防御,后退保扬州。他知城终不可保,决心以身殉国。清豫王多铎命降将李遇春招降,一日来五书劝降,史可法不启封,投之于火。清军攻城,城破,他自刎不死,众人拥下城楼,清兵追及,大呼:“我史督师也!”被俘。多铎以洪承畴为例劝降,史可法慷慨表示:“城亡与亡,我意已决,即碎尸万段,甘之如饴,但扬城百万生灵不可杀戮!”壮烈就义。后人以衣冠葬于扬州天宁门外之梅花岭。南明隆武帝予谥忠靖。乾隆中,追谥忠正。后人编《史忠正公集》传世。

  

缅甸皇家赌场 1多铎
多铎在清朝诸王当中最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这个人,极富特色,在清初诸王中别具一格,有的学者认为他是属於中国历史上比较少见的那路奇人。之所以多铎有那么率性而为,狂放不羁的叛逆个性,同多尔衮一样,与他幼年在一昼夜之间丧父丧母心理遭受极大创伤很有关系。
多铎与扬州十日
公元1645年5月,豫亲王多铎指挥的清军主力,围困南明督师史可法所守卫的扬州城。四月十五日,清军围困扬州。史可法正在扬州督师,固守孤城,急命各镇赴援,但各镇抗令拒不发兵。清军乘机诱降,史可法严词拒绝。清军主帅、豫王多铎先后五次致书,史可法都不启封缄。二十四日,多铎命令清军不惜代价攻取扬州城的西北角。清军在进攻的鼓声和炮声中蜂拥而上,每当一名清兵倒在箭下,另一个便补了上来。很快,尸体越堆越高,一些清兵甚至不需要梯子就能爬上城墙。清军攻城后,史可法率军民浴血而战,但是随着清兵越上越多,守城的南明将士也开始慌乱起来。纷纷跳下城墙逃跑,这些人有的被摔死在城墙下,有的则在之后的巷战之中,死于乱军之中。经过七天七夜的激战,扬州城被清军攻陷,军民逐巷奋战,大部分壮烈牺牲。史可法自杀未遂,被清军俘虏,多铎劝他归降,史可法说:“我中国男儿,安肯苟活!城存我存,城亡我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遂英勇就义。
扬州的城防崩溃后,扬州城居民只有听天由命了。尽管当时大雨倾盆,但是一些居民忙着烧香,期望能通过这种主动的讨好,保住性命。与此同时他们开始大量地隐藏金银财宝。但是,这座古老的扬州城在腥风血雨中陷落之后,再次面临更大的劫难。城陷不久,清军统帅多铎便以不听招降为名,下令屠城。一时间几世繁华的烟花古巷变成了血流成河的屠宰场。
清军入城之后便在那些投降的汉人带领下从一个富户进入另一个富户。清兵们先是抢银子,后来就无所不掠了。直到20日的白天,还没有人身伤害。但是夜幕降临之后,人们听到了砸门声、鞭子抽人声和受伤人发出的号叫声。那个夜晚火势蔓延开来,但有些地方的火被雨浇灭了。到5月21日,一份告示保证说,如果藏起来的人能够出来自首的话就会得到赦免,于是许多藏在自己家里的人走了出来。可他们走出来后却被分成50人或60人一堆,在三四个士兵的监督下,用绳子捆起来。然后就开始用长矛一阵猛刺,当场把他们杀死,即使扑倒在地者也不能幸免。时人王秀楚在他的《扬州十日记》中记载了当日的惨状:
一满兵提刀在前引导,一满兵横槊在后驱逐,一满兵居中在队伍的左右看管以防逃逸。三满兵驱赶数十人如驱如犬羊,稍有不前,即加捶挞,或立即杀掉。妇女们还被用长绳索系在脖子上,绳索拖挂,累累如贯珠,女人们由于小脚难行,不断跌倒,遍身泥土,一步一蹶。此时街上但见满地都是被弃的婴儿,或遭马蹄践踏,或被人足所踩,肝脑涂地,泣声盈野。路过一沟一池,只见里面堆尸贮积,手足相枕,血流入水中,化为五颜六色,池塘都被尸体填平了……街中尸体横陈,互相枕藉,天色昏暗无法分辨死者是谁。在尸体堆中俯身呼叫,漠漠无人声应答。远远地看到南面有数火炬蜂拥而来,我急忙躲避,沿着城墙而走。城墙脚下尸体堆积如鱼鳞般密密麻麻,我几次被尸体绊倒,跌在尸堆上与尸体相触。由于到处是尸体,无放脚之处,我只好趴下以手代步,一有风吹草动即趴在地上装做僵尸……
血腥恶臭弥漫,到处是肢体残缺的尸首。那些从城墙上跳下去企图逃跑的人不是摔断了大腿,就是落到了流氓无赖和散兵游勇手中,他们把这些人抓起来拷打,要他们交出财宝来。在城里,一些人藏到垃圾堆里,在身上涂满烂泥和脏物,希望以此躲开人们的注意,但是清兵不时地用长矛猛刺垃圾堆,直到里面的人像动物一样蠕动起来,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大火蔓延开来,那些因为藏在屋子里或地下室里仍然活着的人们,或者是被无情的大火所吞噬,或者是战战兢兢地跑到街上来,被那些仍然在屠城的清兵杀死了。甚至那些被正规的清军放过去的、赤身露体在街上游转的、孤弱无助的市民,又被成群的散兵拦住,乱棒打死。
到5月25日,即滥杀和抢劫的第6天,这场大屠杀方才结束。清军接到豫亲王的命令,就此封刀。和尚们得到命令开始收集和焚烧尸体。到5月27日,开始赈济口粮。根据焚尸簿的记载,在这次大屠杀中死难的人共有80余万人,其中还不包括落井投河,闭户自焚及在偏僻处自缢的人。
惨绝人寰的屠城使得几世繁华的扬州城在瞬间化作废墟之地,江南名镇一夜之间成了人间地狱,后人称之为“扬州十日”。
多铎怎么死的
顺治六年三月十八染天花疾亡,年仅三十六岁。多铎与多尔衮兄弟感情最好,多尔衮当时正在山西征讨姜瓖,听到多铎病重的消息时,立刻班师回朝,到居庸关时,多铎病逝。多尔衮“换上素服,号哭奔往京城。”兄弟情深显而见之。
“顺治六年三月丁丑,多铎薨。次福金请以身殉。睿王再三慰解,请益力,遂许之。”这是历史上有关多铎怎么死的记载。

  史可法(1601~1645)明末将领。字宪之,号道邻。开封人。明崇祯元年(1628)进士,授西安府推官,后迁任户部主事、员外郎、郎中等职,再擢升为右佥都御史。崇祯十七年(1644)四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陷北京,他率师勤王,抵浦口而止。清军攻陷北京,南明政权在南京建立,他任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后受奸臣马士英排挤,自请到江都(扬州)一带督师,防御清军。次年四月,江北诸镇先后为清军占领,史可法退守扬州。清豫亲王多铎兵围扬州,扬州城中守军势单力薄,清军围攻益紧,清多尔衮致书诱降,遭到史可法严词拒绝。四月二十五日,扬州为清军攻破,史可法自杀未成,被俘。清军首领和豫亲王多铎再次劝降,他临危不惧,大骂清军,遂英勇就义。史可法的抗清事业是不朽的,理应值得我们尊敬、崇扬和怀念。扬州梅花岭上的史可法衣冠冢和史公祠,成为后人拜谒、瞻仰的胜地,留下了历代著名人物的不少诗文与碑记。南明王朝,谥“忠烈”,史称“史忠烈公”。有《史忠正公集》传世。?

  史可法出身寒微,从小是出了名的勤学苦读,最爱在破庙烛灯下通宵达旦的看书,没想到一天雪夜遇到当时的东林领袖——大学士左光斗出来微服赏雪,一见之下大加青睐,就此收为门生。左也是当时明朝政坛上铁中铮铮之人,史可法深受恩师左光斗的影响,为官清正,办事干练,声名大著,官直至乐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不过他是典型的文人出身,缺乏军事才能。

  史可法探狱

  左公被奸人魏忠贤诬陷入狱,在狱中饱受折磨。而由左公一手提拔的才子史可法只能在墙外焦急,他为自己不能营救恩师而羞愧万分。当初要不是左公慧眼识马,史可法现在只是个穷极潦倒的书生罢了。如今,左公含冤,家人必定痛心无助,我要去安抚恩公的一家大小,使左公无后顾之忧。于是立即行动,前往左府。

  “史大人能在此时此景顾及到我们的生活是否安好,实属难得,不枉左公视你如己出啊!”左母感动落泪。

  “左母言重……”刚出口就被一把叫喊声打断。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跑进大厅来的是左府的总管,只见他边跑边说,“小的刚从一位狱卒口中探得左公生命垂危,苦不堪言啊!”这位总管早年被人诬陷草菅人命,判以死刑。幸得左公明查暗访,方可沉冤得雪。自此之后一直在左府中任总管一职,深得左公信任。而这大恩大德更是难以报答,只许诺愿为左公赴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此刻只见昔日被人严刑逼供尚未留下一滴眼泪的总管,如今竟伤心哽咽,泣不成声。

  史公闻言脸色一变.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左母,你放心,我立刻看望左公,不惜任何代价。”史公望了一眼左母感激的目光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左府。

  回到府中,只见史公从床头上拿出一个陈旧的木盒。打开一看,赫然现出白花花的五十银两。史公万分小心地捧着木盒来到厂狱前,招一禁卒出来,一齐走到近处较隐蔽的小巷中,突然跪下,递出手中的盒子,请求禁卒让他进去探望左公。禁卒万分感动,把木盒推回史公怀中,道:“小的贱命一条,不能享福,但愿积点阴德,好庇佑子孙平安。”

  终于,机会来了。禁卒让史公装作打扫垃圾的人,然后带他来到左公的牢房前。只见左公脸上早已焦烂不堪,筋骨尽断,倚在墙边,瘫坐在地上。史公当即呆住了,这是史公?当初健步如飞,声如洪钟,虽年过半百,却硬朗健康的左公如今遍体鳞伤,像一具只能呼吸的蜡像。

  “左公……”史公低呼.

  只见“蜡像”微微颤抖,半眯着眼,嗫嗫地举起手臂指着史可法,中气不足地怒喊:“无能的奴才!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竟敢前来!国家之事已腐败到这种田地,老夫又将死了,你怎能弃国家之事于不顾,国家谁来支撑?还不速速回去,无非是等人来陷害,我不如现在就把你杀了!”于是摸着地面的木棍作投击状。

  史公一惊,顿时大悟,对左公的敬佩又加一分。于是不顾左公的威吓,一把抱住他,紧紧地,仿佛要把自己的力量注入左公体内。很快,他松开左公,上下打量了左公的伤躯,从怀中中抽出一瓶药酒出来,欲帮左公料理伤口。可是被左公制止了,道:“不可,会被奸人发现有人闯入的。速回!”

  泪水潸潸的史公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厂狱。

  回去的路上,史可法脑中总是萦绕着一把声音:国家之事……天下事……

  史可法与扬州十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