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答封贡,俺答汗受封顺义王

121. 俺答封贡

121. 俺答封贡

明代蒙古俺答汗与明朝罢兵和好的事件。俺答汗(公元1507—1582年),是明代蒙古右翼土默特部万户首领。其部住牧在丰州滩(今内蒙呼和浩特)一带。明嘉靖初年崭露头角,势力日强,控制蒙古右翼地区,将察哈尔宗主汗迫往辽东。1550年兵临北京城下,胁求通贡,史称“庚戌之变”。次年明朝迫于俺答威势,开马市于宣府、大同等地,旋因闭市而战事又开。1570年以俺答之孙把汉那吉降,明山西宣大总督王崇古献安边之策,奏请朝廷,厚待把汉那吉。大学士高拱、张居正支持这一建议,诏授把汉指挥使。俺答妻深恐明朝杀其孙,日夜责备俺答。俺答亦悔,拥10万众抵明边,索要把汉那吉。明蒙开始和谈,俺答遣使来朝,请封为王,并请互市。次年,明朝封俺答为顺义王,议定通贡互市条款,先后于大同、宣府、延绥、宁夏、甘肃等近边地区开设马市11处,互市贸易。开始了明蒙数十年和平友好的局面,有力促进了汉蒙经济、文化的发展。清人认为惠及后世200多年。

隆庆四年九月十三日,鞑靼部俺答汗的孙子把汉那吉由于俺答汗夺取了他的未婚妻,愤而降明,此事结束了明朝与俺答汗数十年的战争。俺答汗获悉把汉那吉降明后,率骑后两万人到平虏城北60里外驻扎,威胁明廷交出把汉那吉,气焰嚣张,十月,为促使俺答汗接受明朝封号,内阁首辅高拱、次辅张居正等决定接受把汉那吉来降,任命他为指挥使,赐给大红纻丝衣,并命总督王崇古、巡抚方逢时与俺答汗议和。俺答汗于十一月遣使节谒见王崇古,请求封号并开通边境互市。王崇古答允,但要求俺答汗缚献背叛朝廷的白莲教主赵全等人。十二月,俺答汗将赵全捆绑送往北京,明朝也派遣使节将把汉那吉等人送归俺答汗。隆庆五年三月,穆宗正式颁诏封俺答汗为“顺义王”,赐给印信,名俺答汗所居之城曰“归化”,其弟侄子孙也各授职有差。与此同时,兵部根据王崇古的奏议,制定出了通贡互市的有关条例。同年秋天,第一次开市。明政府共计得马500余匹,俺答汗等不权从市场上换到了大量生活必需品,而且还得到了明廷的丰厚赏赐。在俺答汗带动下,不久,河套吉能等部也请求入贡,得到批准。自此以后,俺答汗等部每年都进贡互市,部下有违禁掳掠边民者,俺答汗必严惩不贷,同时对附属各部也严加约束,不许他们骚扰明朝边境。自此,明朝北方边患始见缓和。

土默特沿革概述(一)


今天的土默特地区,主要是指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偏西,大约东经109°50‵~
120°10‵北纬39°45‵~41°31‵之间的地区,总面积约为21000平方公里。其东部为乌兰察布高原,西部和西南部与鄂尔多斯、河套平原相临。

三娘子
万历十五年,蒙古鞑靼部的女首领三娘子受封为忠顺夫人。三娘子掌权20余年,积极与明政府修好,并努力促进蒙汉两族的经济文化交流。三娘子原是鞑靼部首领俺答汗的外孙女,俺答汗见她聪明美貌,夺为已妻;俺答汗死后,其子黄台吉依蒙古俗又纳三娘子为妻;不久黄台吉去世,三娘子又下嫁其子撦力克。三娘子一生历配三代首领,掌握部族军政大权20余年,诸部无不畏服。而三娘子继承俺答汗的政策,积极与明朝政府和睦相处,明廷也极器重她,于万历十五年封其夫撦力克嗣为顺义王,特封三娘子为忠顺夫人。三娘子一生为国守边保境,始终不衰。蒙汉两族最终停止战争,互开贡市,有力地促进了民族经济文化交流。

“土默特”(Tümed)一名为蒙古语,是“万”或“万户”的复数形式。作为专有名称,它出现于北元时期(明代),用以指称土默特部落集团、万户;入清,用以指称归化城土默特旗及喜峰口外土默特旗。历史上的土默特,既是蒙古族的一个部族名称,又是一个地区名称。

缅甸皇家赌场,(一)

 土默特地区及其周围一带与中原紧相毗邻,地理气候条件优越,宜牧宜耕。早在远古时期,土默特地区就有人类活动。20世纪80年代前后,考古工作者对位于呼和浩特市东北保合少乡的大窑村古文化遗址进行了调查、发掘。
大窑文化的发现、发掘,把土默特地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追溯到距今大约50万年以前。在土默特地区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存甚多,其中,阿善文化遗存和白泥窑文化遗存、海生不浪遗址等具有代表性。

  进入历史时期后,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农耕民族在这里你进我退,此消彼长,形成了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民族居住,或在同一历史时期不同民族之间犬牙交错居住的复杂局面。

  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是土方、鬼方、猃狁、荤粥、山戎、鲜虞、北狄等北方游牧民族,此后,有林胡、楼烦等活动于此。秦汉时期,匈奴人成为活动在今天土默特地区的一个强大的民族,河套、阴山一带是其发祥地。冒顿单于时代,匈奴建立了统一北方、足以与中原王朝相抗衡的游牧民族政权。

  匈奴之后,乌桓、鲜卑先后进入今土默特地区。公元386年,拓跋鲜卑首领拓跋珪称“代王”,建年号“登国”,后“改称魏王”,建立了北魏王朝。北魏迁都平城后,这里又出现了柔然人、敕勒人。在柔然与北魏的交往中,有许多事件发生在土默特地区。敕勒人则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对这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由于敕勒人的驻牧,今天的土默川在当时被称作“敕勒川”,并且留下了被人们千古传唱的民歌“敕勒歌”。

  隋唐时期,突厥称雄于大漠南北,土默特地区也成为突厥人的驻牧地。隋朝时期,沙钵略可汗向隋朝提出“寄居白道川内”的要求(白道川即今土默川),得到允许后,大批突厥人进驻了这一地区。唐初,突厥势力强盛。唐太宗时期,唐军在连年与突厥作战后,与东突厥颉利可汗在“白道川”一带展开决战。其后,颉利可汗被擒,东突厥汗国亡。唐太宗将归降的突厥人安置在丰、胜、灵、夏、朔、代等州。7世纪70年代末,东突厥开始掀起反抗唐朝统治的浪潮。682年,突厥首领阿史那骨咄禄起兵7百人反唐,进入总材山,占领黑沙城(今呼和浩特市北),招集亡散,聚众至5千余人,自立为颉跌利施可汗,建立后突厥政权。8世纪中,白眉可汗率领的突厥受到回纥人攻击,一部分突厥人降唐,其余突厥部众则被回纥收服。其后,回纥人在今内蒙古中西部以及河北、山西以北部分地区活动较多。

  907年,契丹耶律阿保机即皇帝位。916年,在龙化州(今内蒙古自治区奈曼旗)建元“神册”,国号“大契丹”。
“自代北至河曲踰阴山,尽有其地”,将今天土默特地区的绝大部分纳入其势力范围。辽太宗时期,向燕云地区(今河北省、山西省北部)及其以东、以西扩大统治区域,实现了北方地区的统一。1115年,女真首领阿骨打称帝,建国号“金”。1122年四月,金朝派兵“招降天德、云内、宁边、东胜等州”,把今土默特地区大部分纳入其辖制范围。

 金代,为防御北方部族侵扰,金朝让白达达担任守卫阴山一带城墙的任务,他们又被成为“阴山汪古”,或称“汪古”。蒙古汗国时期,汪古部受到统治者的重视,保持着与成吉思汗家族的婚姻关系。元朝建立后,汪古部依然主要活动在阴山南北,经济、社会、文化各方面得到了较高程度发展。

  中原王朝发展强大时,也往往将势力扩展到今土默特地区,并设立军政设置,实行统治。

  公元前300年,赵国将势力伸入今土默川一带,并且沿着大青山南麓修筑了赵长城。赵武灵王“置云中、雁门、代郡”等行政区。今天内蒙古托克托县古城村古城就是云中故城。秦汉时期,这里先后设置了云中、九原、定襄、五原、朔方等郡,下辖县不等。隋唐时期,又先后设置了榆林郡、定襄郡、胜州榆林郡、丰州九原郡等。辽金时期,丰州、云内州、东胜州等均设置于今土默特地区。元代,大同路辖有8个州级行政区,其中,丰州、云内州、东胜州就设在今天的土默特地区。

  此外,各个时期的北方民族王朝、中原王朝还在土默特地区设立了为数众多的军事设置或机构。

(二)

 1368年,元廷北迁,蒙古族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北元;在中原,则建立了新的王朝——明。北元与明朝隔长城对峙二百余年,几乎相始相终。明初,明朝政府曾经在今土默特地区设置东胜、云川、镇虏、宣德等军事卫所,后不久即废,边外逐渐成为蒙古部落的游牧地。

  元惠宗妥欢帖木耳是在明军北伐、兵临城下的情况下被迫放弃大都,北迁草原的。元廷播迁上都后,还拥有一定的军事力量。元惠宗不甘心失败,仍试图恢复旧疆,重返中原。但是,经过1368年至1370年之间蒙明之间的战役和战斗,元廷损失军队数十万,妥欢帖木耳的“恢复”之计彻底失败。元惠宗本人也于1370年四月病逝。

  元惠宗死后,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继位,称必力克图汗,是为昭宗。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整顿朝政,“延揽四方忠义以为恢复之计。”
1372年(宣光二年,洪武五年),明朝发兵十五万,分三路北伐。元军诱敌深入,重创明军主力,取得了“宣光二年保卫战”的胜利,挫败了明朝军队自北伐以来几乎每战必胜,所向披靡的兵锋,歼灭了明军的有生力量,保卫了首都,并且大大增强了自信心。北元政权只是在这一战役获胜后,才初步稳定下来。此后,北元军队屡屡进扰明边,但对于元廷实现“恢复之计”却未发生多大作用。

  大约从弘治年间(15世纪末)蒙古勒津-土默特部落集团已经驻牧于以丰州滩为中心的明朝宣大、宁夏边外的广阔草原上,其中包括丰州滩—土默川。1510年(正德五年),达延汗平定右翼的叛乱后,重新确立万户制度后,自己统领察哈尔万户,坐镇左翼三万户,分封自己的儿子到除兀良哈之外的其他五个万户作首领,其三子巴尔斯博罗特任济农,统领右翼三万户,四子阿尔苏博罗特成为多伦土默特部领主。16世纪中期,蒙古各部出现了“虽逐水草,迁徙不定,然营部皆有分地,不相乱。”
的情况。此时土默特等万户的驻牧地已经基本固定下来了。1519年,巴尔斯博罗特去世。在其去世前后,依照蒙古草原上古老的传统,蒙古右翼进行了分割部众和牧地的析产分封,巴尔斯博罗特的长子继承了鄂尔多斯万户,次子阿勒坦汗成为土默特万户的最高首领。

  阿勒坦汗是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佛教弘扬者。在他的统领、治理下,土默特万户进入了辉煌的发展时期。

  达延汗分封自己子孙到各万户及万户之下的各部担任领主时,唯独没有向兀良哈万户派遣子孙,兀良哈万户与东蒙古各万户的统治者之间既无血缘关系,也缺乏政治和经济上的密切关系。达延汗及其继任者与明朝经常处于军事对峙状态,在沿边地带不断与明朝作战。兀良哈人则趁蒙古骑兵南下之机,偷袭他们的后方老营,在蒙文史书《蒙古源流》中则写作“乌梁海万人谋叛”。东蒙古各万户为了解除兀良哈这个后顾之忧,于是联合起来加以征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