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皇家赌场】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30集电视连续剧

120.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

120.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

瓦氏夫人(公元1497年-1556年),明代抗倭巾帼英雄。壮族。本姓岑,本名氏瓦,壮语“花”“瓦”不分,也名岑花。镇安府归顺州(今广西靖西县)人,归顺州世袭土官岑璋之女。她自幼聪明好学,习练武艺,精通兵法。长大以后,嫁给田州府(治所在今广西田阳县)同知岑猛。瓦氏夫人一生的功绩主要有两点:第一,受命于田州危难之际,重振田州,建义学、兴教育,稳定秩序。第二,在倭寇入侵东南沿海的危急关头,不顾年近六旬的高龄,带着年幼的重孙,统帅几千名壮族将士,远赴千里之外的抗倭第一线。她手握双刀,驰骋疆场,“十出而九胜”,在战场的雄姿被描绘为“女将亲战挥双刀,成团雪片初圆月”。“花瓦家,能杀倭”的民谣,到处流传。为此被明嘉靖皇帝封为二品夫人。“瓦氏阵法”精髓由戚继光“鸳鸯阵”吸收后著于《纪效新书》之中。“瓦氏双刀功”
后传播于江浙一带。明代文学家徐渭特地创作了戏剧《雌木兰》,古代民间传奇故事中的女英雄木兰由此冠上了”花”的姓氏。

明朝倭寇祸害中国沿海。东兰土司韦正宝奉朝廷征召派兵赴广东抗倭。桂西各路英雄纷纷比武竟选先锋统领。田州土司岑猛胜出。但在出发之际,竟遭他人陷害,致使半道折回。归顺州土司之女瓦氏出手救援,但遭岑猛误会。历经周折后,两人冰释心中块垒,在独特的绣球招亲仪式中两人结为夫妇。

缅甸皇家赌场 1

瓦氏深得岑氏兵法和武学真传,成为丈夫练兵理政的好帮手。上级官府屡屡征调桂西土民男丁去打仗而致田园荒废,岑猛带头上书朝廷得到留丁耕种的恩准,此举让他威望大增,桂西各土司纷纷奉他为领主。瓦氏的双刀师父岑烈年轻时曾与倭寇交过手,并在跟随韦正宝出征中受伤不治,他临终前把祖传的斩倭刀和兵书传给瓦氏,勉励她将来用一身本事为国出力。

壮剧《瓦氏夫人》剧照

泗城土司总管梁接篡了土司之位,并杀了老土司,把罪责转嫁到岑猛头上。岑猛率桂西各土司兵出兵泗城。由于没有贿赂前往田州调查岑猛出兵真相的督府官员,被两广总督盛应期诬为谋反。嘉靖皇帝又派了新的两广总督姚镆,但姚镆在腐败官员的胁迫下为求自保也维持对岑猛的诬告,嘉靖帝决定发兵攻打岑猛。官军进攻田州,但岑猛却下令不能向官军射出一支箭,并将家族的命运、田州的后事托付给瓦氏,在归顺州城下被逼服毒身亡。在这一惊天之乱中,瓦氏儿子岑邦彦也被冤杀。瓦氏只好带着孙子,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下,召集离散人员,安抚土民百姓,把废墟中的土司府重新建立起来。

瓦氏夫人,明代弘治十二年出生于广西归顺州土官之家,壮族。她从小攻读诗书,爱练武术,精通拳术,善于舞剑,懂兵法,有谋略,体强力壮,10余公斤的长矛在手轻如棍条。

岑猛之死,又被污以谋反之名,是盖世奇冤。因此,桂西土民起义反抗,官府无可奈何。嘉靖帝让明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王守仁上任两广总督负责平定。他仅率少数随从,要用安抚的方法走向土民大营。瓦氏夫人也带着孙子岑芝,极力劝阻了就要杀出营门抗争的抗暴土民。奇迹发生了,经过瓦氏夫人和王守仁的共同努力,不费一箭,不死一人,平息了因瓦氏夫人丈夫岑猛被冤死引起的牵动四省、历时两年的田州之乱。朝廷让她带孙子岑芝理州事。

瓦氏夫人,原名岑花,她聪敏伶俐,性情豪爽,好打抱不平,助人为乐,长大后嫁与广西田州土官岑猛为妻,改姓为“瓦氏”。岑猛因起兵反明而被两广都御史姚嫫打败,逃至归顺州,被知州岑璋所杀。岑猛之子邦彦也因岑猛起兵反明而战死,留下年幼的孙儿岑芝。年仅30岁的瓦氏夫人,一要亲自管理州事;又要精心抚育岑芝。嘉靖三十二年,岑芝出征海南,不幸战死,瓦氏又要精心抚育年幼的曾孙大寿和大禄。瓦氏处理州事,有条不紊,州内之事,“躬为规划,内外凛然”。她深明大义,招集流亡人口,发展农业生产,重视教育,安定社会秩序,各方面均有所成就,赢得了族人的爱戴和拥护。

许多年过去了,田州被年已58岁的瓦氏夫人治理得繁荣昌盛,但她的内心却为没有彻底洗清丈夫家族和田州土民百姓的所谓谋反污名而不安。

嘉靖三十二年,倭寇侵犯我国江浙沿海地区,海滨数千里同时告急。明朝廷令兵部尚书张经总督各路兵马前往江浙抗倭。张经曾总督两广军事,深知广西俍兵勇敢善战,于是决定征调田州等地俍兵出征。瓦氏以其曾孙大禄等年幼不能胜任军职,请求督府允许她亲自带兵出征,张经素知瓦氏精通武术,机智而有胆略,便准其所请,并授予“女官参将总兵”军衔。

倭寇不断袭扰我国东部沿海,情况愈演愈烈。明军因战斗力低下而无可奈何。嘉靖皇帝经过廷议后,任兵部右侍郎张经为五省抗倭总督,张经提议征调兵战斗力极强的壮族俍兵。而恰在此时,瓦氏夫人的孙子,田州土司岑芝却在海南配合官军作战中阵亡。两个曾孙只有五六岁。

瓦氏夫人怀着与敌决战,保国卫民的决心,率田州、南丹州、归顺州、东兰州和那地州等地俍兵总共6852人,战马450匹(主要是当地的德保矮马),此外,瓦氏夫人带有随从女兵40余名,勇将24名。为了训练士兵的同步配合,瓦夫人就叫3人同穿板鞋,经过长期训练终于练成了小鸳鸯阵的合击杀敌的战阵。

但瓦氏夫人认为这是一个彻底洗涮丈夫家族污名,及为国出力的大好机会。于是,毅然以58岁高龄带着五六岁的曾孙,以大明参将的身份率6800多名壮族俍兵从广西跋山涉水数千里走上沿海抗倭战场。在激烈的抗倭战场上,瓦氏夫人率领壮族士兵,运用独特的岑家兵法与倭寇作战,奋勇杀敌。浙江按察使胡宗宪、明军总兵俞大猷等与瓦氏夫人并肩作战。胡宗宪开始构建海防思想,与幕僚郑若曾一道着手编著海防军事著作《筹海图编》一书,首次将中国渔民传统渔场及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的钓鱼岛纳入福建省有效管辖的防备倭寇海防体系。

瓦氏于嘉靖三十三年十月中旬左右离开田州东下,先到广西梧州集体中后,从梧州出发,经广东、江西、安微和江苏等地,于嘉靖三十四年
三月初一到达苏州,并在城外枫桥扎营。三月五日,瓦氏被派往松江,三月十二日到达江浙海防第一门户金山卫驻防,成为各路客军中首先到达抗倭前线的部队。瓦氏夫人率领的广西俍兵隶属总兵俞大猷指挥。她到江浙抗倭,在东起上海县,西至嘉兴府,南自金山卫,北至姑苏城的广阔战场上,参加了大小战斗10余次。其中比较著名的战斗是:

瓦氏夫人率壮族俍兵先后在金山卫战役中获胜,最后在张经的统一指挥下,在王江泾战役与明军各部一道彻底击败从倭寇柘林大营中倾巢而出的倭寇。“花瓦家,能杀倭”的民谣逐渐在江浙沿海民众中传颂起来。正当抗倭斗争节节胜利之际,嘉靖帝又误听奸臣严嵩,严嵩的义子——奉旨督察沿海军务的赵文华等的谗言,将抗倭主帅——五省总督张经冤杀。瓦氏夫人在前线愤而病倒。不久奉命回师田州,以赴沿海抗倭功勋受封为“二品夫人”。第二年,在田州病逝,享年59岁。沿海人民怀念她,赞誉她为“石柱女将军”、“宝髻将军”,她的抗倭事迹被后人代代传颂。

沙发金山、金山卫之战。金山与金山卫比邻,金山卫南临大海,当年倭寇主要从这里登陆,进犯浙江、江苏一带,是御倭的一个主要战场。关于这次战斗情况,采九德在《倭变事略》一书中有记载说:“四月初八日,金山诸帅扬兵出哨,遇賊,击杀賊而覆兵三百。明日,瓦氏侄恃勇独哨,賊复掩击,瓦侄杀六賊而人马俱毙。”“二十一日,賊分一支约二三千南来金山,白都司率兵迎击。白被围数重,瓦氏奋身独援,纵马冲击,破重围,白乃得脱。”这一仗,瓦氏夫人的侄儿岑匡为抗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但打出了广西田州俍兵的军威,尤其是瓦氏及其侄儿岑匡英勇杀敌,单枪马战群賊,使柘林倭寇“闻之惧,退保柘林,坚壁不敢出。”而金山人民,“闻俍兵至,人心稍安”。从这一仗起,瓦氏夫人的勇猛始为倭寇所畏服。明人谢肇制对瓦氏夫人赞扬说:“国朝土官妻瓦氏者,勇鸷善战。嘉靖末年倭患,常调其兵入援浙直,戎装介驷,舞戟如飞,倭寇畏之。”

瓦氏夫人率壮族俍兵抗击、痛歼倭寇,是中国历史上壮族儿女的英雄传奇!

漕泾镇之战。漕泾镇位于金山以东,属松江府华亭县所辖。这里南临大海,西为金山,东为倭寇老巢柘林。嘉靖三十四年四月,受赵文华的派遗,瓦氏夫人率俍兵约1000人自金山逼近柘林,
在漕泾镇遭敌伏击,伤亡很重。瓦氏手下的钟富、黄维等14位名将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瓦氏极为悲愤。正值危急关头,她奋不顾身,披发舞刀,往来冲杀,浴血奋战,终于杀出一条出路,胜利突围。这次战役的情况,在《明世宗实录》中有记载说:“嘉靖三十四年四月,工部侍郎赵文华至松江祭海神。……文华因谓俍兵果可用,厚犒之,激使进剿。至漕泾遇倭寇数百人,与战不胜。头目钟富、黄维等十四人俱死,兵众失亡甚众。”这一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主要是由于在条件不成熟
的情况下,赵文华强令进兵造成的恶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