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艺复兴的国家样式,投错胎的艺术大师

90.宋代画院及书画大家

90.宋代画院及书画大家

北宋末年徽宗赵佶时代的宣和画院,南宋初年高宗赵构时代的绍兴画院是中国画院的极盛时代。宋朝在建国之初设立了翰林图画院,
两宋画院的画家,有名可查的有170余人。宋徽宗赵佶在人物、山水等方面都有一定成就,也擅长花鸟画,还创立了一种精瘦劲健的“瘦金体”书法。《宣和画谱》20卷,收入6396件作品。宣和画院画师张择端所绘《清明上河图》,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北宋汴梁城的繁华景象。在书法上,宋人“尚意”,一变唐代以来“尚法”的传统书风,开创了一代新风。北宋四大家,人称“苏黄米蔡”。苏轼天然,黄庭坚劲健,米芾纵逸,蔡襄蕴藉,各具仪态。此外,北宋影响较大的书法家还有蔡京、文彦博、王安石、司马光等。南宋高宗赵构精于书法,善真、行、草书,其书法影响和左右了南宋书坛。此外陆游、张孝祥、范成大等,都是当时有影响的书法家。“南宋四大家”的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创立了南宋的“院体”
画风,形成了鲜明的特色。

这就是《宣和睿览册》的由来,宋徽宗命画院画家将宫苑中异花珍禽一一图绘,凡十五种为一册,共有15000幅图,累至千册煌煌。据说,其中画品之丰富,相当于几十位专职画家一生之作的总和,就宋徽宗个人来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以一人之力而为之的。“睿览册”取自睿览殿,那是经过宋徽宗钦点定稿的花鸟,才能写为丹青,入之画册。所以,有些画有可能是他和宫廷画家商议定稿,或指定代笔,或由他指点作画,这一类为宋徽宗的代笔画数量不在少数。这些画多是细笔写实一类的山水、花鸟、人物等画科,据目前研究所能得知的代笔画家有刘益、富燮。还应该有更多的专事“供御画”的宫廷画家,据说,在北宋后期的花鸟画上,很少看到画家的名字,有可能是终身代笔者的奉献。他们的代笔画被称为“供御画”,这类画,宋徽宗在上面题诗或押署并钤印,基本为“御题画”。但是,这些代笔者的艺术成就不可忽视,他们的工笔之精细,姿态之生动,非专门写生而不能为也,再加上诗、书、文称配,令人叹为观止。

据《宋史·选举志》记载,画学分六个专业:佛道,人物,山水,鸟兽,花竹,屋木。因为赵佶自己能诗善书,所以教学画学生也不是单纯地学艺术,而是以《说文》、《尔雅》、《释名》教授。《说文》则令书篆字,著音训,馀则皆设问答,以所解义,观其能通画意与否。另外,学生的身分还有等级区别。一般分为外舍、内舍、上舍三级。经过每月的私试,每年的公试,学行兼优的,依次上升。又根据学生文化修养和出身的不同,分“士流”(士大夫出身的)、“杂流”(从民间工匠选入的),“别其斋以居之”。“士流”可转作别的行政官,“杂流”则不行。学习的科目也不同,“士流兼习一大经或一小经。杂流则诵小经,或读律考”。可见,赵佶时代的“画学”,在培养人才方面已有一套比较系统完整的教学体制,在绘画教学发展史上具有一定的影响。

当然,宫廷收藏远不止这些,诸如徽宗所藏端砚,就有3000余方,着名墨工张滋制作的墨块,竟超过10万斤,而点缀在艮岳上的珠宝珍彝、奇花异石,不可胜记。但都不及宣和四大艺术名着,这四大名着因集中展示了宋代文艺复兴的文化样式而不朽。

宋徽宗赵佶自创的“瘦金书”独具特色,他书写的《千字文》后人评价甚高。在他的书法作品里,还有一个不能不提及的团扇(也有称“纨扇”的),那上面集中了14个字和一个符号。据说,这是宋徽宗自作的两句诗,符号为“天下一人”四字的缩写。该团扇虽然距今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但那上面的草书字体却依旧清晰明秀,如出水芙蓉般生动,跃然。短短14个字在有限的空间里散落,两个诗句与书法构成一种完美的意境,独到且精妙。

《宣和画谱》和《宣和书谱》,完成《宣和睿览集》后,徽宗又开始着手“二谱”的编纂工作。据说,“二谱”是由宋徽宗亲自编着,也有认为是蔡京、米芾所编。米芾被召为书画学博士,从内容看,全书贯注了宋徽宗的编辑理念,应该是宋徽宗倡导的文艺复兴的艺术工程之一。宋初,就开始了古书画的搜访和积累工作,到徽宗时,内府收藏非常丰富。据俞剑华先生在193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两卷精装本《中国绘画史》中有评价,他说:“万岁之暇,惟好图画。内府所藏,百倍先朝。”再加上当朝画院画家们的当代作品,激发了宋徽宗梳理绘画史的灵感,于是在他组织下,将宫廷所藏魏晋以来的历代绘画作品6396件,画家231人,按题材分为10个门类进行编辑。其中,道释49人,人物33人,宫室4人,番族5人,龙鱼8人,山水41人,畜兽27人,花鸟46人,墨竹12人,蔬果6人。

缅甸皇家赌场 1

谈中国古典艺术,宣和恐怕是最火的年号了。如果说宋代是文艺复兴运动之渊薮,那么宣和那七年间便是这一运动最饱满的结集期。北宋沦陷了,文艺复兴之晚霞在四大艺术名着收尽最后一抹辉煌之际灿烂收官,随着宋人的衣冠南渡,复为南宋文艺复兴之朝霞。

北宋皇帝赵佶草书七言诗团扇绢本,尺寸:纵28.4厘米;横28.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开南宋山水画新风的李唐,富有才华的青年山水画家王希孟,擅画花鸟翎毛的韩若拙、孟应之、薛志,以画婴儿货郎着称的苏汉臣,林椿则以善画花,荣升为南宋画院待诏并蒙赐金带。着名如马远曾祖、祖父、伯父、父亲马世荣、兄长、儿子马麟一门五代7人相继供职南宋画院,成绩斐然,尤其马远最为着名,有“独步画院”或“院中人独步”的美誉。

释文:朕肆求盛典。恭事方丘。驰清跸以惟寅。奉黄琮而致恪。爰即一阴之始。式陈三献之仪。乃顾嫔嫱。不忘协赞。宜加宠锡。以示眷怀。迄用有成。用宏兹贲。故兹诏示。想宜知悉。十三日。敕。

的确,“独不能为君耳”,使一个伴随文艺复兴而即将迎来的近世国家,就这样在文艺复兴中毁失参半了。国土沦丧,百姓流离,作为一国之君,他难辞其咎。“诸事皆能”,恐怕连脱脱都能依然感受到赵佶的才华遗韵以及他为两宋带来的艺术辉煌。皇家画院与诸多皇家艺事,因皇家收藏而留下的国宝级别的文物,尤以宋徽宗赵佶时期绚烂耀眼于世;而他本人的绘画创作以及他以一国之力赞助的艺术家们的绘画创作,是他留下来的一笔带有开创性的人类精神财富。他所留下的一切艺术符号标记了他人性中的真善美,他以一国之力赞助经营的皇家各种艺苑在实践他的理想中,收藏了人类的精神事业,从世界史来看,他不愧是“美第奇家族”(意大利佛罗伦萨着名家族)事业的先驱。这才是他不死的灵魂,永恒精神的遗产,而赵姓王朝却早已灰飞烟灭。

赵佶在画院十分重视古人的“格法”。关于“格法”,当时宣和画院的画家韩若拙说得很明确。他在《山水纯全集》中写道:“人之无学,谓之无格;无格者,谓之无前人之格法也。”“凡学者宜先执一家之体法;学之成就方可变为己格。”作画要求从古人的成就上去学习经验,吸取精华。因此,画院画家和学生的一个主要学习内容是学古。除了传统格法,画院还严格要求“形似”,即符合自然的法则。赵佶体察物态的精微,了解生活情况的详细,尤其对于动植物的习性、动止形态的观察,最为精审。画院画家们为了迎合皇帝的旨意,形成了一种对客观事物进行细致观察的风气。画院培养的最为典型的画家之一韩若拙,据说善作翎毛,每作一禽,自嘴至尾足皆有名,而毛羽有数,又能传神,政和、宣和间推为两京绝笔。显然,赵佶的绘画教育是很有成效的。今存众多佚名的宋人画迹中,形神兼备、写生逼真的佳构比比皆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出自赵佶时代画院画家之手。

艺术与王朝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树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管,吹彻梅花!

这种有着“文艺复兴意味”的皇家收藏,与当下的金融资本参与炒作下的泡沫收藏截然不同。宋王朝作为政治实体,不仅参与经济,还参与到艺术工作中来,以一国之力,赞助和参与创造人类的精神财富,它有着一种自觉创造历史的使命感,是一个国家开始对于文化、对于精神消费需求的自觉。在历史上,从另一方面说,能够留下光彩一笔的王朝,有幸能够进入人类精神史的国家,也是荣幸的。

女史箴词句 局部

当然,还有那岩岩若孤峰的皇家画院所取得的辉煌艺术,也印证了宋徽宗赵佶的光芒。其实,皇家画院早在五代时就开始了,那时的翰林待诏们主要为帝王或贵族画肖像,以及将朝廷的重大活动场景描绘记载下来。随着宋朝历代文治的社会风尚,画院逐渐摆脱聚集画匠的单纯功能,开始追求绘画的本质和艺术的格调,打开心灵和精神的自由之眼,将它们的观感付诸于绘画上。特别是在宋徽宗赵佶、高宗赵构、孝宗赵眘时代,应该是画院最好的时期,尤以徽宗为最,大概是他的艺术天禀,使他不由自主地将生命中最具灵性的智力都倾注到画院和宫廷的各类艺术事业上。

宋徽宗的书法和绘画作品,传世的不很多,只字片纸都非常珍贵。其书法师法唐人,银钩铁划,屈铁断金,仙风道骨,其瘦且硬,被誉为“瘦金体”;绘画精致入微、风水流动、富有内涵,千百年来有无数临摹托名之作,然无一能达到他的高度,这就是天才的赵佶。

同时,宋徽宗设立“书学”科,由翰林书艺局管辖。学习篆、隶、草三书体字,同时修习《说文》、《尔雅》、《论语》、《孟子》,自愿修习大经。宋代的“大经”,指《道德经》、《黄帝内经》、《周易》,“小经”有《孟子》、《庄子》、《列子》,“律学”包括断案和律令,对于画院书院的艺术学子们来说,还是相对轻松的,从科举还以五经四书为必考科目来看,他们的艺术灵感得到了比较好的爱护。

缅甸皇家赌场 2

郑欣淼先生在专着《天府永藏》中,谈到了两岸故宫文物藏品时特别提道:“中国历代宫廷都收藏许多珍贵文物,到宋徽宗时,收藏尤为丰富。《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宣和博古图录》,就是记载宋朝宣和年间内府收藏的书、画、鼎、彝等珍品的目录。”

缅甸皇家赌场 3

如果以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为帝王尺度,如今我们能记住二十五史里的几位帝王呢?这些帝王又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可以普世并流传的精神价值的承载体呢?若以文化个体性作为衡量一个个体的尺度,那么宋徽宗赵佶没有让帝王的强势侵占他内在的灵性、剥夺他的文化个体性,而是在帝王与个体之间选择了“个体优先”,并以美超拔了他个体人性的美好一面,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巨人。他也许不能选择历史,但他就是他,他尊重了自己的禀赋,为一个时代赋予了艺术气质。他有这个实力,无论是他本人所禀赋的艺术才气,还是他所能掌控的皇家财力,都足以使他推动和代表他那个时代的文化主流,以一国之力赞助支持人类精神财富的积累与收藏,历史记住了他,文明记住了他。

宋徽宗赵佶行书手卷欣赏《恭事方丘敕》,39.9×265.7cm,1117年,辽宁省博物馆藏。

画院里的画家们的作品,也享受了与各时代作品相同的待遇,被皇家收藏并被编入“二谱”。《宣和博古图》,这是一部皇家收藏图录,集中了宋代所藏青铜器的精华,包括一些着名的重器,是宋代金石学重镇。宋徽宗敕撰,王黼或王楚编纂,30卷。大观初年(1107)开始编纂,直到宣和五年(1123)才成书于宣和殿。该书着录了宋代皇室在宣和殿收藏的从殷商到唐代的青铜器20个种类,839件。各种器物均按时代编排,每一类有总论,每一器都摹绘图象,勾勒铭文,或注铭文拓本及释文,记录器皿尺寸、容量、重量等,间附出土地点、颜色和藏家姓名,对器名、铭文也有详尽的说明与精审的考证。每一图旁标注器名,器名下注有“依元样制”或“减小样制”,说明图象之比例。

赵佶草书纨扇,是一件非常罕见的团扇书法作品,该作品线条细瘦刚劲,同其“瘦金体”楷书一脉相承,但比其用笔更为爽快、洒脱,笔势圆转流畅,打破了楷书那种匀称整齐的单字排列组合方式,从而越发显得活泼。

皇家画院的艺术家们

释文:“掠水燕翎寒自转,随泥花片湿相重”。

缅甸皇家赌场 4清明上河图局部
资料图

显而易见,赵佶的花鸟画是当得起后人的倍加赞美的,但是,与这些誉美之词相悖的,是对他的花鸟画的怀疑甚至否定。元代汤垕在《画鉴》中说:“《宣和睿览集》累至数百及千余册,度其万机之余,安得暇至于此?要是当时画院中人,仿效其作,特题印之耳。”意思是说,因为赵佶花鸟画数量众多,作为皇帝他是没那么多时间作画的,所以作出以上推测。明代董其昌进一步认为“宣和主人写生花鸟时出殿上捉刀,虽着瘦金书小玺,真赝相错,十不一真”(《书画记》)。这种妄意的推断,缺少依据,从画史研究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是不负责任的。近代亦有人根据刘益、富燮两人曾在政和、宣和年间“供御画”,推测赵佶所有的作品,都是这两人的代笔。赵佶的画迹真赝相杂,这是事实,但因此而否定其绘画创作,这是极不科学的研究态度。据史料记载,徽宗赵佶经常举行书画赏赐活动,这些赏赐给官僚臣下的大量作品中有画院画家的手笔,这本来就是十分自然,无可厚非的。作为皇帝画家赵佶,自然不可能用全部的精力去从事创作,来供给他必需的用途。翰林图画院原属宫廷服役机构,画院画家有义务画这些应制的作品,所谓“供御画”的作用正在于此。徽宗在上面题印,只是表示他对官僚臣下的恩赐之意罢了。在历代画家中,因应酬关系,而出于代笔的也不少。如《宣和画谱》所记:“吴元瑜晚年,多取他画或弟子所摹写,冒以印章,谬为己笔。”可以肯定,这些“他画”或弟子摹作,在相当程度上保存了吴元瑜的绘画样式。同样,即使现存徽宗画迹中有画院中人手笔,这些作品也是根据徽宗首肯的模式去创作的,从中仍旧可以见出徽宗的绘画风格和审美趣味,而绝不能因此否定他的艺术创作。

宣和是宋徽宗最后一个年号,从公元1119年到1125年,徽宗时代结束。似乎是某种天命的谶味儿在暗示,也许是宋徽宗的学理化素养和职业化严谨的惯性,总之,在这七年里,他开始了对此前所有的艺术活动进行全面有序地梳理和编纂,《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宣和睿览册》、《宣和博古图》的完成,是宋代艺术及其收藏的一个高峰展示,从书的编纂体例到收录的作品之精,称之为中国古典艺术之四大名着亦不为过。

感谢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阳阳说画。谢谢!

宋室南迁,宋高宗恢复画院,广收流落民间的宋徽宗的字画以及皇家各类收藏,画院的画家能逃脱出来的,皆随衣冠南渡,辗转集结于临安画院,恢复画职,成为南宋继北宋以国家力量进行“文艺复兴”国力主干。

缅甸皇家赌场 5

宋人还根据这批国家收藏的青铜器实物形制,订正《三礼图》得失,为宋代国家大典制作礼器提供依据,规定名称,如鼎、尊、罍、爵等,一直沿用至今。《四库全书总目》评述《宣和博古图》所录铜器,形模未失,而字画俱存。读者尚可因其所绘,以识三代鼎彝之制。据王国维先生考证,书中所录的铜器,在“靖康之乱”时被金人辇载北上,而其中的十分之一、二,曾流散江南。国之重器,不可以假(借)人。高宗时不惜花重金搜寻散失的青铜器。

宋徽宗赵佶瘦金书《女史箴》词句11行。英国伦敦博物馆藏。

赵佶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将还处于知识素材阶段的艺术样品和藏品进行了纯粹的学术整理,并建构了新的知识体系。更何况他并没有以皇权挟带意识形态的私货,干扰艺术的纯粹性,相反,他对艺术的纯粹趣味的忘我投入和终级追求,保证了整个学术工作的严肃性和纯粹性。

缅甸皇家赌场 6

宣和年成为宋徽宗以及皇家艺术的收藏丰收年,除了宋徽宗独创的“宣和体”绘画外,四大艺术名着竖起了一个时代的风尚标杆,展示着北宋人的精神天际线。它们以凌空之姿,昭示着人的内在追求及其普世的力量,即便是在金人入侵的战乱仓惶中,南宋人尤其是宋高宗,便开始高蹈徽宗铺垫好的艺术轨迹,在文艺复兴的天际线上前仆后继,按四大艺术名着之图,去寻索流落民间的艺术珍品之骥,复兴北宋文艺。

《宣和博古图》是继欧阳修《集古录跋尾》、吕大临《考古图》之后的一部金石学研究力作。徽宗大观元年(1107)命黄伯思根据从全国各地搜集所得以及内府所藏铜器,编绘而成。宣和五年(1123)又命王黼重修,增加新搜集的铜器,成为人们今日所见的集八百三十九件、共三十卷的《宣和博古图》。与以前的金石学著作相比,此书在青铜器的器形学研究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则是考察北宋以前名迹尤其是宋内府所藏品目及书画史的宝贵资料。两书各二十卷。《宣和书谱》载录宋宣和时期御府所藏墨迹共一百九十七家、一千三百四十四幅。《宣和画谱》则辑录晋、魏以来名画共二百三十一家、六千三百九十六件。两书均详分门类,系以小传,夹叙夹议,加以品第,并附御府所藏各帖。关于两谱的作者,至今尚未有定论。前人或以为徽宗亲撰,或以为蔡京所作,或以为米帝和蔡京、蔡卞合编而成。无论作者是谁,两谱的完成,与徽宗皇帝对艺术、文化事业的关注是分不开的。

用观赏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历史之眼,了望早前一个世纪的中国宋朝,那里所呈现的基于人性塑造历史的景观,竟然与地中海的浪漫情调多有相似。当我们发现那里的“文艺复兴”是人类给予自己所能创造辉煌历史的最佳褒奖时,便再也无法按捺穿越历史的兴奋,用“文艺复兴”的门票到宋朝去逡巡游览一番。

但是,一败涂地的政绩并不能掩去他在艺坛上的光辉,从文化史、艺术史上来看,赵佶有其光辉的一页,在艺术上的造诣以及为推进中国美术发展所作的贡献,是值得肯定的。
浩瀚的内府收藏与文人学士的交往赵佶生活在诗词书画全盛、名家辈出的北宋时代。他自幼即酷好诗词书画,在初习诗词书画时,便与名家交往,切磋技艺。宋蔡絛《铁围山丛谈》说:“徽宗初与王晋卿(诜)、宗室大年(赵令穰)往来。二人者,皆善文辞,妙图画。而大年又善黄庭坚书,故祐陵作庭坚书体。后自成一法。时亦就‘端邸’(即端王府)内知客吴元瑜弄丹青。元瑜者,画学崔白,书学薛稷,而青出于蓝者也。”王诜、赵令穰等擅长山水,又富于收藏,王诜的府园还是诗画家聚会的中心,吴元瑜是著名花鸟画家崔白的弟子。赵佶年轻时与这些名家往来,耳濡目染,受到很多启发。即帝位后,又为他提供了更为优越的艺术环境。

缅甸皇家赌场,宋徽宗赵佶,半百人生54年,红袍着身25载,一个在历史上能够留下一笔的惨淡只影,在公元12世纪初便转瞬即逝了。脱脱撰写《宋史》,写到《徽宗纪》时不由掷笔惋叹:“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此论几为后代评价宋徽宗的基调。宋徽宗在太平盛世做了太平皇帝,却沦为乱世囚徒,客死他乡,断送了王朝,断送了自己。上述为王朝史观者扼腕之共识。

女史箴词句 局部

像顾恺之、展子虔、阎立本、李煜、僧贯休、武宗元、周昉、顾闳中、李公麟、李赞华、王维、关仝、李公年、王诜、范宽、董源、童贯、韩干、黄筌等等皆因这本书而流传下来,使得这些构成中国独有的艺术风景的艺术家们才有机会恩泽后人。

徽宗赵佶的文化成就还体现在他为推进书画鉴藏和金石学研究方面所做的许多工作。由于他对艺术的爱好,即位不久,他就派宦官心腹如童贯去全国各地搜集古器物和书画名迹。《画继》记载:“宣和殿御阁有展子虔《四载图》,最为高品,上每爱玩,或终日不舍,但恨止有三图,其水行一图,待补遗耳。一日中使至洛,忽闻洛中故家有之,亟告留守求观,既见,则愕曰:‘御阁正欠此一图。’登时进入。”由于赵佶刻意搜求,秘府收藏之富,百倍于先朝。历代帝王雅好鉴藏的同时,喜以书画名品赏赐大臣。这种情况在来代最为突出,而徽宗时期尤甚。据记载,徽宗曾作《楷书千字文》赐童贯,《双鹊图》赐中书舍人何文缜。《画继》谓:徽宗每画扇,宫中竟相临仿,近臣贵戚,往往得其赏赐,以此为荣耀。规模最为盛大的一次书画赏赐活动是:宣和四年(1122)三月,赵佶又在内廷召集亲王宰臣等,观赏御府所藏图画及赵佶所摹古画,并宣示将他平时所作的书画卷轴分赐各人。于是群臣争先恐后,弄得“断佩折巾”。朝廷之内,议政之所,竟成了赏赐书画的“君臣庆会”。由于赵佶慷慨、频繁的赏赐,使朝中大臣和贵官宗室拥有越来越多的书画作品。这样做的结果,使一大批贵官宦官有幸提高了艺术修养,并且在“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的影响下,北宋末年的亲王宗室贵族官宦纷纷学画,并出现了赵伯驹、赵伯骕那样的名家,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宋代文化的繁荣。同时,赵佶还组织画院画家临摹了许多内府收藏的名迹。流传至今的传统绘画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依靠宋代的摹作才为后人所了解。在这一点上,徽宗也为保存传统中国文化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徽宗在文物鉴藏方面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功绩是《宣和博古图》、《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编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